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能源资讯 > 综合小能源资讯 > 正文

加氢母站的局域网和朋友圈

放大字体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2-05-07 11:01:38   来源:新能源网  编辑:全球新能源网  浏览次数:81
核心提示:2022年05月07日关于加氢母站的局域网和朋友圈的最新消息:加氢母站的工作人员正在例行巡检各项运行参数。在济南市莱芜区泰山钢铁集团的厂区外,有一座加氢站,是全国第一座钢铁行业副产氢纯化管道供氢加氢母站。它“吸”进炼焦


加氢母站的工作人员正在例行巡检各项运行参数。

在济南市莱芜区泰山钢铁集团的厂区外,有一座加氢站,是全国第一座钢铁行业副产氢纯化管道供氢加氢母站。它“吸”进炼焦副产煤气,“呼”出纯度高达99.999%的燃料氢,成为全省氢能利用样板项目。目前,这家民营钢企正与科研机构合作,准备用城市固废制取成本更低的氢能源,“以氢代煤”炼钢,运输逐步用氢能汽车,开展氢能示范应用。

我省“十强产业”行动计划提出,要推进新能源产业体系建设,加强关键技术攻关突破。按照问题导向、需求导向原则,聚焦氢能、储能等重点领域,引导和支持优势企业单位加强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技术攻关。记者以泰山钢铁集团为样本,进行了蹲点调查。

“与氢共舞”15年

在加氢站的西南角,管道延伸到钢厂内部。这个全流程炼钢企业每小时都会产生5万立方米的炼焦副产煤气,俗称焦炉煤气。“里面氢的含量在52%左右,还有一氧化碳、甲烷等其他成分。”加氢站站长李学震一边巡检一边介绍,这些粗细不一的管道和高高低低的罐体,是与加油站、加气站最大的区别,这套复杂的设备是工业废气变成清洁能源的关键一环。

事实上,这家钢企制备氢气的历史已有15年,之前是在轧钢过程中作为退火保护气来用。“退火就是降温硬化,来改善产品的组织,通常就是用氢气。”泰山钢铁集团技术研发中心副主任任来锁长期与氢气打交道,最初,他们用液氨分解制氢,这种危化品气味刺鼻,一旦泄漏危害极大。2007年,泰山钢铁进行产业升级,引进了国外的先进装备,这条新式冷轧生产线,需要纯度在99.99%以上的氢气作为退火保护气。

“我们当时决定放弃液氨制氢的老路,从焦炉煤气里提取氢气。”任来锁说,他们投资上马了省内第一个制氢站,将炼焦副产煤气通过变压、吸附,产出氢气,每小时产量可达1500立方米。而此前这些工业废气大多一烧了之,最多用来发电。实现资源化利用后,替代了高风险、高成本的液氨分解制氢,也降低了碳排放。这个制氢站稳定运行至今,积累了大量氢气制备、使用、维护等相关经验和技术。

构建氢能供给“局域网”

近两年,氢作为新能源异军突起,山东在国内率先出台省级层面的氢能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,并在2021年联合科技部实施“氢进万家”科技示范工程。“与氢共舞”十多年的泰山钢铁,深知新技术、新能源的价值。“从大趋势来说,氢能是重要方向。我们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努力创造氢气的使用场景,像厂内物料转运、原料和产品运输等,率先作一些实验和尝试。”泰钢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王永胜认为,氢能的春天来了,泰钢有经验、有资源、有技术,经过多次论证,决定再一次“吃螃蟹”。在工业制氢的基础上,投资近6000万元建设加氢母站,采用“前站后厂”的模式,进一步延伸氢气产业链,提高工业废气的附加值。从源头破解氢能产业的发展瓶颈,面向周边城市构建氢能供给“局域网”。

“虽然都是氢气,但工业氢气和车用氢气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”任来锁介绍,按照2011年的国家标准,工业氢气只是分为纯氢、高纯氢和超纯氢,对总烃、总硫、甲醛、甲酸、氨、总卤化物、颗粒物浓度等都没有规定。用于轧钢时,这并无大碍。但用于汽车,这些“杂质”会直接导致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“中毒”,成为“致命杀手”。因此,2018年的车用氢气标准,对水分、氧、氮等15项指标进行了具体规范,2021年增加到16项。

在泰钢加氢母站的腹地,成群的罐体通过粗细不等的管道连接。“这是纯化吸附塔,每个塔内的填充料都不同,滤除不同的元素。”任来锁解释,纯化原理和净水器类似,靠十几种“滤芯”把氢气里面的各种“杂质”过滤掉。

“我们采用两级纯化,一级纯化筛掉氮、甲烷、颗粒物等成分;二级纯化进一步对燃料电池敏感的元素成分精准脱杂,确保十多项指标都符合国家标准。”任来锁表示,从气体中剔除十几种杂质,难度很大,因此采用了两级纯化的工艺“双保险”。但更难的是检测,具体的含量参数控制在国家标准以内,就好比一个人站在大型地磅上称体重。

在输氢管道上,分出一根细小的取样管,工作人员打开阀门,氢气就流入取样容器内,然后在实验室进行检测,能够实时在线获得车用氢气的各项指标。这样一个检测实验室耗资数百万元。作为密度最小的气体,每千克氢气的体积为11.2m³,必须压缩才能方便储存。在进入加氢机之前两级加压,在35兆帕高压下,氢气的体积缩小到原来1/343。除了直接为汽车加氢,还可以通过长管拖车输送到周边的加氢站。

下游企业纷至沓来

加氢母站投产时,中国重汽等三家车企向泰山钢铁提供了10辆氢能源重卡,进行试运营,验证相关数据。以中国重汽的C7H重卡为例,6个氢瓶8分钟注满,续航可达420公里。“按照目前的政府指导价每千克35元,氢燃料成本和柴油基本持平。”任来锁说,但氢能源汽车的购置成本太高,大约是纯电动重卡的2倍、柴油重卡的4倍。“纯算经济账,目前还是没账算。”

这个加氢母站建成之后,产业链下游企业纷至沓来。“找上门的不下十家单位,包括LNG运输企业、新能源车企等。”任来锁表示,目前一天可供应车用氢气2吨,满足100多辆车的加氢需求,年产能为750吨。根据市场需求,后期可提高到2万吨。

王永胜介绍,为低成本、规模化供氢,目前正与浙江中科应用技术研究院合作,用城市有机固废制备氢气,每年能“吃进”10万吨垃圾,“吐出”2亿立方米氢气,成本降到20元/公斤左右。同时,与中国钢研集团联合成立氢能研究院,建设30万吨氢冶金项目,研究“以氢代煤”炼钢铁,在提升冶炼效率的同时,大幅降低能源消耗和碳排放。依托加氢母站,还将陆续投运氢能源汽车,开展氢能重卡示范应用,探索大宗物品清洁、绿色运输的新路径。

 

[ 行业资讯搜索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

猜你喜欢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 
推荐图文
锂离子电池的种类 什么是燃气汽车
氢能燃料电池技术浅析 什么是核能发电
推荐行业资讯
点击排行
 
 
网站首页 | 联系我们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